顾盼流水

流水.

全职坑底.全员好感.
周泽楷/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张佳乐
cp主嗑 周黄周/喻王喻
冷cp爱好者.本质杂食.偶尔也看bg.

沉迷原耽.女神priest.

本命王源.近期墙头朱正廷.

“幸识你.”

处暑快乐。

【全职/喻周】我喜欢你

        周泽楷说:“我喜欢你。”
        彼时天还是很蓝,清秀的男孩子紧张地抿紧唇,垂下鸦羽似的眼睫,投落下小片淡淡阴影。阳光普照大地,喻文州看见周泽楷手指紧紧抓着可乐瓶,水珠闪烁耀眼,而他修长指节发白。他叹口气,温柔地说:“下个夏休期,一起去旅游吧。”
        那个时候,他们各自怀揣着无限勇气,在荣耀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仰望那个至高的梦想,想着总有一天,我会亲手触碰到它。
        喻文州拥抱耀眼炙热光芒的时候,周泽楷删掉了他一切联系方式,夏休期的旅游,还是和可乐瓶上的水珠一起蒸腾成泡影了。还有那句,喻文州尚未出口的,被旅游承诺所代替的:
        “我也喜欢你。”
        一切化成聊天时眉头紧蹙的神情,化成赛后一触即放的手,和战场里的技能光影。
        没有眼底浅浅笑意,没有大街上小心翼翼的十指相扣,更没有寂静夜晚床头灯散落的暖黄光晕。
        喻文州想说:“我喜欢你。”

END.

浪咆哮着冲上岩石,像一头张牙舞爪的野兽。海风吹过来,意外干净清爽,凉凉的,好似天上甜丝丝的云也融进这风里。后面的小孩叫喊着:“大海冲过来了!”我瞥见前赴后继的浪花在岩石上粉身碎骨。

唉,其实不是大海冲过来了,是我迎向海,纵身落入它的怀抱里。

是海。蓝色翻滚,掀起阵阵心悸,她要陷进去了,陷进那深邃的、粘稠的蓝里。


她站在那里,感觉自己也要化成水了,浅浅的一滩,倒映着蓝色的星星。

【全职/周黄】天生孤独

00
        人啊,是注定孤独的物种。
01
        黄少天站着,垂下眸子,像是想着什么,脸上浮现出一种近乎萧索的落寞来。闪光灯似潮水向他涌去,难得的他没讲话,只是鞠了一躬,重新直起身时已经勾起惯常的张扬笑意。他向台下挥手,又虔诚地亲吻了一下冠军戒指,就离开了。
        一代剑圣,就此退役。
02
        黄少天独自走在通道里,黑暗大团大团地翻滚,粘稠得紧,只剩下手机屏上跳跃的一点儿微弱光芒。他给人回消息:
        “我过去了。”
        周泽楷在一家饭馆的包厢里等他,空调虽然打着,但还是挡不住夏休期里燥热的空气。周泽楷的短袖被汗渍湿了一大片,紧贴着他线条流畅的脊背,勾勒出的弧度相当好看。黄少天吹了声口哨。
        周泽楷注意到他,笑起来,也不追究他那略带轻佻意味的声音。他指指对面让黄少天坐下,递过菜单,示意他点菜。
        黄少天无所谓地翻着,神情随意。周泽楷在对面撑着下巴看,轻描淡写地问:“有什么打算?”语气轻松的像在问明天要吃什么。
        “大概先去把头发染回黑色吧,然后给自己放个长假,去各地旅旅游,长长见识。再看看能不能重新读书吧?”
        “不留在蓝雨?”
        “不啊,”黄少天拿笔勾了两道菜,按铃换来服务员,把单子递给她,“在荣耀里泡太久了,也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啦。”闻言,周泽楷并不惊讶,反而勾起唇角来,他们相视,眸子里全是默契。
        他们了解彼此,在荣耀中,在荣耀外,这离外界盛传的反义词相距太远。
        某一刹那,周泽楷暗自思忖:什么时候开始脱离原定的轨迹?
        不可避免的,他回想起世邀赛那年。
03
        世邀赛名单公布闹得满城风雨时,周队长刚刚醒来。阳光灿烂得不像话,把对面大楼的玻璃照得彻亮,以至于他一拉开窗帘就被晃得睁不开眼。周泽楷半眯着眼适应了下光线,抓起枕边的手机,上微博转发,附带一个笑脸。
        周泽楷订的是下午的飞机票,但行李已经收拾好。他刚起床,整个人都有点懒,换好衣服之后就靠着床头什么事也不做,单单发呆。这么好的天气,适合一切年轻的灼热的胡思乱想,也适合开启通往梦想的征途。
        出门的时候,周泽楷从冰柜里捞了一瓶水。门外热气扑腾,他的脸被熏得绯红,而瓶壁上的水珠一瞬间浸透他的掌纹,折射出阳光的形态。
        炙热,但闪亮。
04
        叶修进来的时候,周泽楷看见一旁义愤填膺、情绪激烈到几乎要跳上桌子的黄少天,便顺着他的话茬,轻轻地补了句:“就是。”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看见这位著名的机会主义者,眸底跃动的光分明还是冷静的。
        拷贝完视频后回房,孙翔一路和唐昊互相攻击,他在旁边一言不发的走着,享受着没人问话的时光。周泽楷瞥见远处和张佳乐吵着的黄少天,看似无虑地打闹,但连转过身的弧度都是恰到好处的。
        他甩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扫地出门,放置好行李之后就开始看视频。
        第二天开会,周泽楷坐在角落里,偶尔搭上两句话,除了各位大神见猎心喜,昨晚基本全熬夜看视频于是聚众分析时哈欠连天之外,会议开的正常而和谐,只是,比起第一天太过安静了。周泽楷忍不住奇怪地瞥向黄少天:他今天话怎么这么少?
        显然,不止他一人有这种感觉,中午去吃饭的途中,方锐勾着黄少天的肩膀大大咧咧地问:“黄少你今天转性了啊?话这么少?”黄少天有气无力地把方锐的手拍下去,顺带甩一个眼刀:“看视频到凌晨,刚刚睡下没两小时新杰就让我起床了。换是你还有力气说话?你看看我这黑眼圈,以前熬夜打网游都没这么深过。”
        周泽楷走在他们身后,差点没忍住笑,原先见惯了黄少天永远活力满满,永远足量的垃圾话、永远突如其来又一击毙命的偷袭……现在乍一下,突然碰见这么疲惫却真实的黄少天,他居然……觉得有点可爱?
        周泽楷没再深想,转念觉得会议上提到的几个点他还是要再看一遍。
05
        问题来得很快。
        集训时间紧凑,他们下午开始磨合练习,打第一次团队赛时,原来的搭档被拆得一干二净,于是相应的配合打得乱七八糟,全靠意识和手速撑。若是在全明星上倒也罢了,在世邀赛上就明显不够味。虽说对手之间十分了解,但这和队友的默契终究是不一样的。
        这帮人的水平究竟是国内顶尖,有意识的调整之后也有进步,但讲白了还是要多练。
        那天晚上,周泽楷正在复盘下午的团队赛视频时手机铃声响了,他皱眉去捞放在一旁的手机,看见是黄少天的消息,略微有些诧异。
        “上荣耀,房间1111密码3355,苏沐橙孙翔练配合。我们两组队和他们打一场。”
        语气相当简练。
        周泽楷到竞技场的时候,大家差不多都到齐了。
        “快快快!”黄少天招呼着。
        酣畅淋漓。即使配合还是有瑕疵,但和高水平的对手对决无疑是种享受。
        一局毕,他们下场换人。周泽楷将一枪穿云停在夜雨声烦旁边,观看下一场比试。
        看着看着,他的心思不知为什么就移到了旁边的小剑客身上。在这个位置,他能看见夜雨声烦一头耀眼的金发,璀璨如太阳,冰雨上泛动着清冷的色泽,不由得让他回忆起刚刚翩跹的流光。夜雨声烦的视角时不时随着战局的变化转,黄少天看得很专注。
        黄少天过分冷静。周泽楷想,他无疑是一个最合格的操作者,无论形势多激烈头脑都能保持清醒,现实生活中也一样。一手创造了热闹,有时又与喧嚣格格不入。周泽楷试过在群里跟着众人嘲讽他,但从黄少天看似恼怒的回应里,他感到一种微妙的疏离。就像即使黄少天公认人缘好,但联盟里还是称他“黄少”的人居多一样。这种距离感虽不动声色,但你不能说它不存在。
        分寸感很强,给自己划定了一层层的空间,倒是和我很像。周泽楷阖上眸,在一片黑暗中想。
06
        四分之一决赛,国家队碰上K国。K国是公认的强,准备比赛那几天,几位战术大师没日没夜制定计划,喻文州黑眼圈像是炭笔抹上去的,肖时钦瘦到连队服都快撑不起来。
        比赛前一天晚上,周泽楷睡不着,准备在宾馆楼下散心,在一盏摇曳的路灯下邂逅了黄少天。
        也许是灯光衬得他的脸格外柔和,这一天的黄少天分外不同些,他仰头凝望着天空。
        夜凉如水,月晖洒向大地,像一把流窜的萤火。周泽楷同样抬头,一颗一颗的开始数星星。他们相聚不远,融进这片宁静的夜色里,万籁俱寂,他们同样孤独又同样圆满。
        终于,周泽楷一步步靠近黄少天,站到他的身边。
        黄少天转头,昏黄的路灯光勾勒出周泽楷干净明朗的脸,漂亮的不像身处现实。
        他抓住周泽楷的手,很冰,手指骨节分明,像上好玉石雕刻出来的艺术品。周泽楷反握回来。
        他们谁也没有讲话。
07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中国队!”
        从那个夜晚之后,他们关系突飞猛进,约饭、聊天……
        黄少天记得很清楚,有一次他问周泽楷:“你孤独吗?”
        本来是个矫情的问题,但周泽楷停顿了几秒,郑重点点头。过了一会儿,他补充:“没什么不好。”
        是的,没什么不好。孤独,是一种可贵的生命形态,他珍惜孤独。人人天生孤独,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保持住这种自傲意味的孤独感的。
        黄少天相信,这一点,周泽楷和他想法一样。
08
        他们从回忆里挣脱。
        黄少天举起酒杯,意味不明地问周泽楷:“你呢?”
        你有什么打算?
        周泽楷笑了,但没有回答。
09
        茫茫人海,幸好我们相遇,能互相理解彼此的孤独。

END.

        赶了好久,还好没迟到。写得很乱,改天修一下。
        黄少天十八岁生日快乐!!!

随便混色混出来的,莫名觉得好看……

太太真的超温柔(暴风式哭泣)
现在跟被一个馅饼砸中一样晕乎乎的
祝花疾越来越好,太太三次元顺利呀

与羡书。

写的贼累,写着写着就歪了,字距行距控制不好qwq

感觉自己也是厉害用钢笔在毛边纸上写字……有几个地方写错了字……强迫自己不在意这些细节……

【全职/周黄】山水画意

*黄少生贺
*隐士高人周×江湖剑客黄
*小学生文笔,重度ooc慎入
*BGM-山水画意/慕寒

         一袭白衣避过喧闹与风尘,眼角眉梢满身清冷。
        真是有趣的人,黄少天想。
        他踏着满地的露水来到这山林深处。昏黄日色晕过芳菲一片,腰间的冰雨闪着寒光。
        “抱歉打搅阁下了,可否暂住几日?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周泽楷。”
        嗓音清冽,恰如冬日清晨的飘雪。

        黄少天起得很早。
        周泽楷让他住的地方旁边是一片苍翠的竹林,倒是一个练剑的好去处。
        手腕翻飞,挽出个漂亮的剑花来。
        “银光落刃,三段斩,落英式……”絮叨着招式名,明明脸上还扬着笑,手下的剑法却招招凌厉。
        竹影闪动,黄少天猛地回头,看见周泽楷站在一旁望着他,眸光沉静而悠长。他依旧穿着那一袭白衣,在竹林里愈发显得他仙气飘飘,不染人间烟火。
        周泽楷迎上黄少天略带戒备的目光,随后仿佛被刺痛一般垂下眼帘。遮住了晶亮眸子中的漫天星光。
        黄少天忽然不知道该讲什么。行走江湖多年,他劝过八旬的老人,哄过哭闹的婴儿,俏皮话张口就来,从未有哪刻如现在一般。
        似是长途跋涉后的旅人,见到令人震撼的美景后哑然失声。
        如此相对无言许久,还是周泽楷先开口。“随我来,”他顿了顿,“少天。”
        那声“少天”被他念得极尽绵缠缱绻,惹得黄少天心里酥麻一片。

        竹枝摇曳,日光透过叶子缝隙洒在冰凉的石桌上。山间的溪水浅浅流过,一只水鸟俯下身,准确地叼起一条鱼,甩出一串水花。
        黄少天把玩着那个小小的酒杯,抬起酒壶自斟自饮起来。
        周泽楷抿了一口酒,随即把酒杯放在石桌上,两手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黄少天。他本就生得好看,绕是黄少天,也承受不了那炯炯的眸光。
        “咳咳周泽楷你不会就是喊我喝酒吧,大早上的还有什么事啊,没有别的事我就去补眠了,今天我起太早了,不过这酒真的挺不错的啊,你哪里找过来的,诶你不是一般不下山吗哪来的酒——”
        周泽楷像是听见了有趣的事,敛下眸子轻轻笑起来。
        “自己酿的。”
        “天哪你竟然还会酿酒,还有吗还有吗我可以带下山去给我……”自知失言,黄少天闭上嘴,然后快速的重新开始一个话题,“不对啊你不是隐世了吗,不应该天天吃素戒酒戒荤吗——”
        周泽楷又笑。
        “那是出家。”
        “哈哈哈对诶不好意思——”
        就这样,黄少天说,周泽楷听,偶尔简略回答黄少天的小问题。
        只有第一个问题他直到最后也没有回答。
        没什么事,只是想见你。

        “宋晓你有什么事哦,这么急匆匆地来找我,本剑圣在这里日子过得可滋润啦一点都不想下山接单啊让我再休息一下啊关键先生——”
        “不是找你接单,黄少,队长受了重伤。”
        “队长受伤了?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没有保护好他?这是严重的失职啊失职——”
        “黄少。”宋晓打断他,向来冷静的脸上露出一丝焦急。
        “我立即随你下山。”观察到那抹焦急,黄少天也不再说废话,冷静果断的下了决定,即使经过休假,他仍然是蓝雨最锋利的剑刃。

        黄少天去向周泽楷辞行。
        “感谢阁下这几日的照顾,山下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所以……”
        临行,他又变回开始礼貌疏离的黄少天。
        周泽楷很无力,他从没有这么无力过。
        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这么轻易的用疏离的语言拉远他们的距离,仿佛那一日的喝酒聊天从未有过。
        他摆摆手,示意放行。
        毕竟,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劝阻他呢?

        黄少天见到喻文州后有些懵。
        “队长你不是受了重伤吗?”他围着喻文州转了几圈,“你这模样,这精神,一点也不像重伤的样子啊。”
        喻文州似笑非笑:“不这样你会出来?我看你已经乐不思蜀了吧。”
        “噗”的一声,一旁围观的卢瀚文笑出声来。
        “小卢你竟然笑我?你要尊重前辈啊!不要随随便便的笑!”黄少天佯装生气,训斥着卢瀚文。
        他在蓝雨一向没什么威严,反而惹得围观人员都笑起来。
        “你们一个个和我作对是吧?队长你看!他们这些没良心的!”
        “好了少天,接单去吧,你好不容易回来,一定要好好压榨才是。”
        “啊啊啊队长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黄少天过惯了帮组织处理事情,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也不觉从山上回来后的日子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只是一闲下来,他脑子里会不断地循环周泽楷坐在石桌旁,手撑着脸庞安静注视他的样子。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他念叨着这个名字,感觉自己着了魔。

        周泽楷站着。竹影依旧绰绰,他像是想起什么, 嘴角扬起细微的弧度,之后再沉下去。如山间溪水荡起的浅浅涟漪。
        清冷的月光流转在竹林里,周泽楷踱步到石桌旁,垂眸,拿起上面的酒杯,摩挲着上面的花纹。
        “黄少天……”余音带着叹息,缓缓飘散。

        黄少天在马背上一身便装,快马加鞭,掠过梨花盛放的草坡,柳絮在空中飞舞,沾上他的衣袍。
        远处传来几声呜咽的笛。黄少天猛一勒马,环顾四周。这偏僻之地,按理讲应终岁不闻丝竹之音才对。哪来的笛音?
        毫无征兆的,闪出一道剑光。
        “草!”黄少天爆了句粗,翻下马和来人打起来。
        这个人出手极快,双手一抖又是几道剑光。
        “刘小别我哪里挡你的道了,莫名其妙偷袭是你们微草的作风?嗯?”
        黄少天出手也是又快又狠,最终还是他占了上风。当他刺伤了刘小别后,乘刘小别一个微滞,转身上马不再恋战,飞驰而去。
        刘小别望了望他离开的方向,没有再追。
        待到离原来作战的地方足够远了,他才停了,略带郁闷地看向手臂上的一个细长划口,潺潺的鲜血从里面流出。
        “等我完结了手上的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稍作冲洗后黄少天也没有再理会,继续策马向远处奔去。

        解决了这次的任务,喻文州准许黄少天放两天假。
        黄少天想自己大概是迷怔了,所以才会听见放假就毫不犹豫地向周泽楷的住所去。
        一路花繁似锦,比上回的露水深重的景色美了不少。走到路程的一半,他忽然见着一个白色的背影。
        然后,他就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周泽楷打量着黄少天,瞥见那道结了痂的伤口,皱了皱眉,鬼使神差的,低头,一个吻落在上面。
        黄少天感觉到手臂有片冰凉的触感,他笑,偏头在周泽楷脸上亲了一口。
        溪水卷起雪白的浪花层层叠叠,谁观画入画未觉?
END.

蓝雨大概是种救生灵于水火之中的组织?和微草是竞争关系?我其实也不懂这个设定……感觉自己ooc严重,剧情乱七八糟,所以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也没人看到这儿吧qwqqqq)

最后,我最爱的黄少天,生日快乐。

爱上了这个色系
已弃疗